传承人

彭延坤,“长沙弹词”的守望者

时间:2015/1/15 16:41:18  作者:  来源:《湖湘名人》  查看:1380  评论:0

享有“长沙弹词”活化石美誉的彭延坤已经78岁高龄,曾数度病危住进医院,他的病情牵动着无数老长沙人。许多人为此叹息,这个为曲艺事业奋斗过一生的老人,如今却饱受着病痛的折磨。

因为心肾衰竭,三年来彭延坤已入院十次有余,而此次病痛的凶险程度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当记者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彭延坤的弟子丁建福时,电话中的他声音颤抖:“师傅如今已很难开口说话了。”

听到这里,记者决定尽早去看望这位饱经病痛折磨的老人。

当天下午,记者到达了湖南省人民医院的老 干病室,正苦于找不着病房时,一旁的护士便开始主动询问是否是找彭延坤,记者感到有些惊讶。在她的指引下,很快便见到了久卧病床的彭延坤,一张苍白的脸上 布满了各种管子,浮肿的左手上还在打着吊瓶,自上午做完血透后,彭延坤始终处于昏睡状态。

在病房里的另外一张病床上,始终背对着门的老人正是彭延坤的老伴谭玉清,多日以来的操心与陪伴,让她的脸上也布满了疲惫。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谭玉清礼貌地给予了微笑,便轻声地招呼了几句,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病床上的彭延坤。

再次入院已半月有余,因为一名大学生为写长沙弹词的毕业论文从天津远道而来,为了帮助学生答疑解惑,彭延坤不顾病魔缠身,耐心的讲解了1个多小时,导致病情的一度恶化,这让同样年迈的谭玉清感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老伴还能撑多久,而自己又能撑多久。

交谈半晌后,谭玉清轻轻地唤醒了昏睡中的彭延坤,转告了他记者的来意后,彭延坤重重地点了点头,手紧紧地攥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仿佛正在积攒着身体里所有的力气,艰难地唤出了几句颤抖的话语。

“谢谢你们来看望我,可是实在是对不起,我没有力气说太多话,我想等我病好起来的时候再好好和你们聊,行吗?我有很多话想说给你听。”彭老一字一顿地说着,显得很吃力,而一旁的谭玉清却红了眼眶。

 

逆境中苦寻出路

彭延坤生于19375月,出生一个月时因婴儿眼垢较多,祖母误用黄连冰片当眼药水滴入了他眼中,医生诊断为“全角膜粘连白斑”,彭延坤将终生与黑暗为伴。不幸的他从此失去了感知外界色彩的双眼。

让所有人感到欣慰的是,多舛的命运并未将年幼的彭延坤打倒。

由于眼睛失明,父母亲没有让孩子去念私塾。他的邻居开设私塾,每天里面书声朗朗,彭延坤则坐在外面旁听,寒来暑往,从不间断。8岁时,就会背《增广贤文》、《幼学》、《教儿经》等。他的聪颖令私塾先生与父母亲惊诧不已。

人们常说,自古盲人三条路,算命、卖唱与要饭。当父亲力劝彭延坤去学习算命时,他却有了自己的打算。彭延坤一直认为,评弹曲艺是个受人尊敬的技艺,他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选择了“卖唱”,因为在他看来,他的唱却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卖唱中力讨生活

 “卖唱”的生涯源于他家开的书场。1943年,彭延坤家开设的“日要书场”正式营业纳客。书场请有两位艺人,一位名叫唐云方只说不唱,称为评书,另一位名叫舒三和边说边唱,还辅之以月琴、渔鼓,叫做弹词。舞台小天地,人生大世界。彭延坤每天坐在评弹艺人前,孜孜不倦地听礼义廉耻、红颜枭雄、快意恩仇……

自此之后,彭延坤便开始悄悄学说书。但真正学长沙弹词,只用了一个月,极具说唱天赋的他将湘剧等巧妙糅合进长沙弹词的唱腔,现事现唱。九岁时,他因生活所迫开始流动说唱“长沙弹词”。

一袭墨镜,擅长即兴评唱,他曾抱着一把月琴,活跃在轮船上或者各大庙会上,以往那高声弹唱的情境曾让许多长沙人为之沉醉,也让许多外地人感受到长沙人的亲切与淳朴。在老长沙人的眼中,彭延坤就是一张名片,他的名字便等同于长沙弹词。 

虽然彭延坤从未见过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但却凭着声响、触摸想象着世间的绚丽与悲凉。特别是在长沙弹词这一门曲艺的赋予上,他所付出的是心灵的感悟。

 

发展中偶遇瓶颈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长沙市内曾经拥有近十个书场,曾活跃着近40位艺人,随着娱乐的多样化及年轻化,品茶听书的消遣方式慢慢被摈弃。目前仅在坡子街的火宫殿举办庙会期间偶尔会上演一些曲目,其他的曲艺形式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基本上已经不复存在。

彭延坤也意识到了曲艺所面临的危机,虽然 近些年来也收了一些口传心授的徒弟,却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多次住院所停滞,他一心想把自己的艺术传承给后人,但到目前为止能达到他理想水平的弟子尚无一人。 彭延坤不得不叹息,近二十年来已无人专门学习“长沙弹词”。究其原因,一是年轻人不感兴趣不愿意学习,二是学习周期太长且无法仅凭此维持生计,三是作为传 统的口授心传方式不便于大规模开班教学。

如今,以传统文化为积淀的长沙弹词几乎只剩下他独自守候着。然而即便如此,彭老仍旧不愿意放弃将它传承下去的意愿。

 

病痛中仍存忧心

多年来,彭延坤每天坚持听报、听电视,而这些都是由妻子谭玉清侍候的。正因为妻子的帮助,彭延坤才能时时能把握住时代跳动的脉搏。认识谭玉清后,彭延坤就扔掉了盲杖,老伴的眼睛也成了他的眼睛。每次表演后,他都会让老伴收录下所有的影像资料,自己刻制成光碟进行保存。

彭延坤老先生现尚存有传统曲目腹本两千多万言,已记录文本和录音曲目不过3%左右。可因为病情的耽搁,他整理、创新的“长沙弹词”音乐九板八腔、方言十三辙和十八套曲及现场编唱的公式等都亟待挖掘,而在文字和音像保存方面还有大量工作没有做。因此,在濒临灭绝之境抢救长沙弹词,确已到了燃眉之际。

记者还记得离开彭老病房前的那一刻,他鼓足了力气跟记者说:“我担心长沙弹词到这就没有了。”

那一刻,记者动容了。

在他那被病魔摧残的身体里,放不下的是多年来对“长沙弹词”的守望,可生活带给他的这些遗憾,却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

 

结束语:今年六月底,记者再次前往彭老家 中拜访,令人庆幸的是,通过积极的治疗,彭老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只是面庞消瘦了太多,走起路来有些蹒跚,说起话来声音略带嘶哑,可是气色却红润了不 少。如今,令彭老欣慰的是,有不少人愿意学习长沙弹词,很多都开始上门求教,其中,身在衡阳的徒孙黄志明是最令彭老满意的,按他的话来说,这个小伙子具有 一定的天分,要慢慢培养。目前,彭老苦于没有场地而无法展开系统的教学,这门艺术的传承不知道还会遭遇到多少的坎坷?

主办: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八楼847室 | 电话:0731-88666595 | Email:csfeiyi@163.com | QQ群:385172165 | 公众号:csfeiyi

湘ICP备18015068 长沙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2014-2017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