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时间:2015/7/6 9:29:34  作者:责任编辑:蒋俊  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  查看:712  评论:0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老司城遗址位于永顺县城以东灵溪河畔,依山傍水,动植物品种繁多,自然风光秀丽。处于大湘西黄金旅游线中段,如同一根扁担,连接着世界级景区张家界和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凤凰。图为老司城遗址航拍图。 

 

    “老司城遗址申遗成功了!”7月4日,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德国波恩传到中国、传到湖南、传到永顺老司城。

 

    老司城有着怎样的特殊性和普遍价值,为何能在众多申遗项目中脱颖而出?湖南在申遗工作中积累了哪些成功的经验?在申遗之前,老司城考古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雨和故事?申遗之后,湖南接下来重要保护与利用的文化遗产项目是什么?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湖南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李晖,湖南省文化厅副厅长、湖南省文物局局长陈远平、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等领导和专家,并整理了相关资料,为您一一解读。

 

    壹 成功经验


    六大法宝助推老司城申遗成功

    

    老司城申遗成功,成为湖南省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实现了湖南历史零的突破。湖南在申遗工作中积累了哪些成功的经验?


    高位推动是申遗成功的关键。省委书记徐守盛亲自给国家文物局主要领导写信请求支持老司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 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许又声、副省长李友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叶红专、州长郭建群等省州领导多次率申遗工作人员到文化部、国家文物局、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历史建筑研究所汇报,积极争取支持。省长杜家毫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副省长李友志主持召开2次省政府专题会议研究老司城遗址申遗工作,解决实际困难。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编办、省住建厅、省民宗委、省水利厅、省交通厅、省林业厅等省申遗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全力支持申遗工作。


    科学组织是申遗成功的根本。为推进老司城遗址申遗工作在湖南、湖北、贵州三省三地捆绑申遗中发挥强有力的牵头作用,经省委组织部批准,省文化厅选派年富力强、作风务实的省文物局副局长江文辉挂职申遗地永顺县委常委、副县长,专门协调指导督促申遗工作。


    专家领衔是申遗成功的支撑。省州县有关领导“三顾茅庐”,动之以情,以最大的真诚和真情,聘请到了国内一流申遗团队编制申遗文本和保护管理规划,研究提炼核心价值,并数十批次北来南往进行实地指导。同时,国内权威考古研究团队(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老司城中心城址进行科学调查、发掘、考古和研究,出版了数百万字的考古报告,为文本阐述遗址价值提供了翔实的历史资料。 国家文物局前后组织历史考古专家、民族学专家、文物保护专家等三次专业研讨论证会,对土司遗址的突出普遍价值(OUV)进行归纳、总结、提炼,确保了申遗文本的质量。


    通力合作是申遗成功的保障。在申遗过程中,国家文物局、省文化厅、省文物局充分发挥行业管理指导层面的主体作用,州县两级党委、政府充分发挥执行层面的主体作用,省直有关部门充分发挥支持层面的主体作用,按照世界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的要求出色地完成了ICOMOS委派专家现场考察评估的各项整治工作任务。同时,坚持档案建设是为申遗工作提供基础佐证的原则,档案、史志、水文、环保、林业等部门联动,收集提供各种资料和图片,完成纸质档案412盒、电子档案56张,档案资料在ICOMOS委派专家现场考察评估和后期需要提供完善申遗文本补充资料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老司城遗址档案中心被授予该县唯一的“湖南省一级档案室”。


    全民参与是申遗成功的基础。为营造浓厚的申遗氛围,省州县开展了形式多样、富有成效的宣传文化活动,编印《老司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知识手册》、《老司城遗址及公路沿线房屋管理办法》分发给干部群众和中小学生,组织开展“民族文化进机关、进校园、进社区”的土家语、土家舞蹈和土家织锦等民族传统文化培训,县城和芙蓉镇的酒店宾馆大厅、房间均摆放了《老司城遗址简介》折叠页和《老司城》精美画册,全县上下形成了人人关心申遗、个个参与申遗的浓厚氛围。


    持之以恒是申遗成功的法宝。老司城遗址申遗经历了极其艰辛的五年。期间经历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人事变动,但一届接着一届干。同时,我们拥有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吃亏、特别能战斗的申遗团队,发扬“白+黑”、“5+2”的精神,舍小家为大家, 流汗流泪也流血,十分出色地完成了省委省政府确定的“老司城遗址2015年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实现湖南省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这一目标工作重任。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土家姑娘们正在制作土家织锦“西兰卡普”。现在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到了老司城。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6月27日晚,永顺县老司城摆手堂,土家群众抬着乐器在进行祭祀活动。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摆手堂前的草坪上,土家族人围着篝火欢快地跳起摆手舞。


    贰 普遍价值


    “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传统智慧,为多民族国家和谐统一提供了借鉴


    在众多申遗项目中,为什么老司城能脱颖而出?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王朝”的故都,老司城具有怎样特殊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中国自公元前3世纪开始,就发展成为了中央集权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统一的中国在国家疆域方面,包括了具有各类地理特征的广大区域,各区域孕育了丰富多样的族群及其独特的文化。


    其中,以云贵高原为主体、环绕于中国内陆平原西南部边缘的广大山区,具有世界上少有的群山密布的地理环境和多族群高密度聚居、文化复合的独特文化特征。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岩溶地貌分布地区之一,群山绵延、河流纵横、交通非常不便,同时,又间插分布有较多适于人类生存的小型盆地或平川。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特征和生存资源条件一方面使得西南地区自古以来就形成了许多的小型族群,成为多族群聚居地;另外一方面相比于中央王朝对平原地区或其他交通便捷地区直接有效的管理,西南地区因地理的阻隔、交通的不便使中央政权直接统治的成本过大。


    13-20世纪初,中国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具备了稳固的社会经济基础和强大的文化、政治、军事实力,此期西南广大少数族群自身内部社会发展也已达到一定的成熟程度,中央政权为深化对这一地理阻隔、文化多样地区的管理,谋求社会的整体平衡与发展,基于原有的“羁縻”等管理方式,制定并推行了秉承“齐政修教、因俗而治”传统智慧的“土司制度”,委任当地族群首领担任“土司”世袭管理辖地,同时通过对土司管理权力和义务的制度化规定,促进了其管理方式与国家管理体系和文化思想的接轨。


    老司城遗址见证了这种消失的制度和文化,是元明清时代中国独创的管理智慧,对国家统一发挥积极的作用,并为当今世界多民族国家如何统一、和谐相处、维护文化多样性提供了借鉴。


    叁 考古工作


    1995年就开始了老司城的考古工作


    申遗之前,老司城的考古工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持续了多久?


    1995年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就对老司城做了一次比较重要的考古发掘,将老司城的基本情况、一些重要的遗迹摸了一个底,同时对墓葬进行了简单的清理,并获评当年国家考古的三等奖。


    后来老司城被列入国家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是第六批国保,也得益于那次考古工作的成果。老司城遗存比较复杂,有地下的,也有地面上的,地面上的就是现存的祖师殿建筑群落,地下是它的墓葬区、生活区,城墙有部分在地上还看得见。


    2009年,国务院出台了一个关于进一步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通知,以及相关的文物法律修订。从“十一五”到“十二五”开始设立了大遗址保护的课题,国家也确立了大遗址保护的项目库,并开始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国家强调文化遗产在保护的同时要合理的利用,使文化遗产保护的成果,促进地方文化的积极发展。所以,2010年考古所开始了第二次考古挖掘。这样一个山城,这样一个土家族的历史文化,它的遗址类型与原来所接触到的遗址类型截然不同。它是粘土遗址,是一种软遗址;但同时有大量的石头遗存,感觉又像一个硬遗址。这让我觉得,老司城遗址是一种新的遗址类型。另外,这个遗址保存得非常完整,它的格局、道路,甚至地表上一些重要的遗存还能看得见。


    2010年上半年,考古所决定首先要把土司遗产和土司遗城作为未来几年考古工作的重点。确定了这样的方向后,考古所确立了一个考古专人,就是1995年发掘这个遗址的领队柴焕波,并于下半年正式启动老司城的考古发掘:发现了两处建筑遗存——生活区和衙署区;对于全局有了整体把握,尤其是道路、排水沟、墓葬、街巷等。2010年的这次考古发掘,入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六大考古发现、全国的十大考古发现。


    至此,老司城顺利进入了“十二五”大文化遗址保护项目库,以及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地方政府和当地村民对其重视程度也前所未有。同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也紧锣密鼓地进行。在考古所的带动下,湖北咸丰唐崖土司城址和贵州遵义海龙屯都进行了相关的考古发掘,取得了重要成果。2012年老司城遗址进入中国文化遗产的预位名单,之后三处地方的联合申遗也提交给了世界遗产大会,申遗的进程一步步迈进。


    肆 申遗之后

 

    老司城将更好地融入现有的大湘西旅游圈

 

    申遗成功对老司城乃至整个湖南意味着什么?老司城考古未来的规划和亮点是什么?在旅游开发上,如何将其与原有的大湘西旅游圈很好地融合起来?

 

    在德国波恩刚刚举行的第九届遗产大会上,我们得到了一次全面检阅。但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反映了我们认认真真按照世界文化遗产的要求进行了工作。同时,我们把这样一个土家族古遗址村落向世界做了一个全方位的介绍,也丰富了湖南文化的内涵,并积极让保护的成果与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结合起来,提升当地村民对文化遗产保护的认知。

 

    通过老司城,我们在考古工作上也积累了很多材料和经验。下一步湖南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我们正在启动“一带一路”——万里茶道。将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连在一块,湖南几个关键的地方就是岳阳、长沙、益阳这条文化线路。目前好几个省、县都在讨论如何共同做好“万里茶道”的申遗。

 

    老司城目前只考古发掘了总面积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接下来要系统、全面地进行下一步考古工作。这不是十年二十的问题,而是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问题。目前宋、元时期土司的墓葬和遗址都还没找到,我们要寻找更早的遗存。

 

    另外,旅游开发上也有一个整体的规划,让老司城更好地融入现有的大湘西旅游圈。比如目前已经在建的龙永高速,这是龙山到吉首的高速公路的一段;黔常张客运专线也要经过这里;而且老司城距铜仁机场和张家界机场都很近,它正好位于凤凰和张家界两大旅游热点的中间,以它为中心还能辐射到永顺其他国家级旅游资源,比如小溪、王村、不二门,以后包括猛洞河在内是一条完整的旅游线路,这里是未来整个湘西地区的亮点,而永顺老司城正是这个范围的中心和腹地。

 

    ■文/记者 李婷婷 实习生 韩怡 图/记者 郭立亮

 

    相关链接

 

    老司城遗址考古、申遗年表

 

    ◎1995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老司城进行第一次考古挖掘; 

    ◎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正式启动老司城遗址的第二次考古发掘,进入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2011年3月,时任省委常委、副省长郭开朗率领由老司城遗址考古队队长柴焕波、老司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组组长郭伟民、永顺县委书记李平等组成的湖南省文化遗产考察团,赴秘鲁马丘比丘、意大利庞贝古城等进行考察,学习借鉴国外文化遗产保护的成功经验; 

    ◎2011年7月,成立了湖南省老司城申遗领导小组,在省文物局设立申遗办,省文物局局长陈远平任办公室主任; 

    ◎2011年11月,永顺县召开了第一次领导小组会议,并选派省文物局江文辉副局长来该县挂职,专抓老司城申遗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加快老司城保护立法工作,成立了立法工作组; 

    ◎2011年,入选201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2年,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2013年,列为中国2015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 

    ◎2014年,完成申遗文本提交及ICOMOS专家现场考察评估等关键环节任务; 

    ◎2015年7月3日,经联合国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表决通过,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湖南省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实现湖南历史零的突破。


    老司城文物遗存与土家族节庆场景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祖师殿建筑是永顺土司数百年来重要的宗教活动场所。现存地面建筑主要为明代建筑,包括祖师殿、皇经台和玉皇阁等三座汉式传统木构建筑。经考古发掘,揭露出祖师殿前的建筑遗存包括道路、前庭、山门、庭院、平台、踏步以及排水沟、挡土墙等。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考古发掘出土的鹅卵石铺就的排水系统。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老司城遗址层次分明的道路。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摆手舞反映了土家人的生产生活。包括“赶猴子”、“拖野鸡尾巴”、“犀牛望月”、“磨鹰闪翅”、“跳蛤蟆”等十多个动作,列入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湖南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

 

    茅古斯舞是土家族古老而原始的舞蹈,是舞蹈界和戏剧界公认的中国舞蹈及戏剧的最远源头和活化石。从其服饰、道具到表演形式、表演内容,茅古斯舞真实地再现了父系社会至五代时期土家人的渔猎、农耕生产生活及婚姻习俗状况。

 

    专家评价


    张忠培(考古学家、故宫博物院原院长):

    老司城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保存最为完整的军事性城堡,是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最具典型的古文化遗存。老司城遗址及溪州铜柱,是研究土家族历史文化、中国土司制度及区域民族自治制度的珍贵实物资料。

 

    徐光冀(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

    老司城是土家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土家族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历史上它做了很大的贡献。对我们现在的民族团结、民族和谐共处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老司城遗址对研究土家族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和在民族大家庭里互相融合、互相沟通的进程有着重要意义。

 

    李水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古代中央王朝在老司城实行的土司制度,讲东方智慧也好,我们称为特殊政策,一个政治制度。 我们是多民族国家,这是中央政府的一个治理模式。土司制度就是整个过程中的一个环节,而且是做得比较好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超过了申遗意义。

 

    李世愉(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永顺老司城的价值就是土司制度的历史记忆、活化石。老司城遗址展示的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展示了人类从愚昧到文明的发展进程,是多元文化形态的一种。世界上没有像老司城这样的遗址,它给世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东西。

 

    ■整理/记者 李婷婷 图/记者 郭立亮


主办: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八楼847室 | 电话:0731-88666595 | Email:csfeiyi@163.com | QQ群:385172165 | 公众号:csfeiyi

湘ICP备12008835号 长沙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2014-2017 版权所有